Embracing in the wind

很久以前,我认识一个人。
他从不批判我,只是接受我的本性。
我好像又感觉到小时候,风在抱我的安慰。
他看着我离群独居,看着我因为不愿妥协而掉眼泪,看着我挣扎扮一个大人,看着我朋友不多,看着我孤僻。
这些,他只是静静微笑,从不认为是一种人格的缺陷。
他也从不要求我变成一个社会认可的大人,遵循社会的游戏规则,怎么配合生存。
他看着我跌倒,也看着我任性和悲伤。
好像,我又变回那个在风里跟上帝讲话的小孩子

- Lixie, from “和风拥抱的孩子”